To: 大衛 克爾曼,移民及入籍部長敬啓

不要將我們的簽證系統私有化

大衛 克爾曼和自由黨們想要將澳洲批准簽證的工作私有化。

我是1976年登陸澳洲的。移民到這的緣由因人而異,不少人剋服萬難才來到這裏,對我們來説尤爲如此。那時候,我們還能負擔得起簽證申請費用,申請入籍也比較容易。一直以來我都咬牙堅持、埋頭苦幹,爲的就是子孫後代在澳洲能有個光明的未來。

我們不能讓自由黨將簽證系統私有化。

英國有前車之鑒,私有化之後簽證價格翻了一倍,給移民局發電郵和打電話竟然要收費,家人簽證因政府過錯被拒,竟然要申請人接著付錢。

對於簽證系統私有化對本人和所處社區帶來的影響,本人十分擔憂。簽證費用已經很高,該費用的繼續增加將影響移民,使我們與家人遠隔重洋、不能相見,而獲利的只是一家公司而已。我們不能對此聽之任之。

Why is this important?

簽證工作應由受過充分訓練和經驗豐富的公務員負責,而不是交給以盈利爲目的的公司。

自由黨一再利字當頭,置人民和國家與不顧。對於公共事業服務,你不能指望自由黨。

讓我們告訴自由黨,我們不想看到澳洲的簽證系統變得越來越昂貴,並給我等移民家庭帶來越來越多的煩惱 – 現在就在請願書上簽字。